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手机 >

2018两会之房地产依然是中国经济转型的巨大障碍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济宁网 时间:2018-03-05
导读: 历史不是一种自然规律,而是带有矛盾的历史现律,有利也有害,是跨时的规律,几年或者几十多,几百年,或者更久,只有从低级向高级发展,规律可以无限扩大,的一

历史不是一种自然规律,而是带有矛盾的历史现律,有利也有害,是跨时的规律,几年或者几十多,几百年,或者更久,只有从低级向高级发展,规律可以无限扩大,的一种循环,带有反复循环,反复循环中促进事物的发展,在循环中促进事物的变质,又一次循环又是一种发展或者是变质行为,反复中又带有矛盾,包涵着哲学和经济思维,列如房价上涨(产能慢慢的过剩).利用政府干预和市场自由化相结合促进房价下跌(产能慢慢的不过剩),房价下跌(产能开始不过剩)利用人口流入促进工业发展,工业发展利用工业利润促进社会和学校培养人才,学校和社会培育人才利用人才流入工业促进工业升级,工业升级利用收入增加促进人的收入增加,人的收入增加利用购买力上升促使房价上展,政府干预和市场自由化经济相结合可以,从而使房价由上涨到下降平安过度,)美国经济转型是一种成功的典范.,日本经济转型也是一种成功的典范,房价下跌的背后,都会促进经济转型,房价下跌会影响经济,但那是短暂性的,1990年的日本也是房价下跌,导致民不聊生,但那是短暂时的痛苦,经济复苏后促进经济转型,人口失业率比以前还更低,文明程度,经济发展,社会变革还更快,高,日本也是如此,广场协议之后,日本房价下跌的背后,却促进了日本实体经济的发展工业,同时也促进社会和学校培育人才的方向性,发展中,使学校培养的人才流入工业,这时出现人的收入增加,人民购买力上升,当人的购买力上升又会影响房价上涨,房价上涨后,需要降火,这时需要政府干预市场,只要政府干预市场,能够影响市场自由化的正常性,政府这支看得见的手和市场无形的手相结合,才能体现正确引导市场的正常化,影响不正常化的是垄断的出现,当没有垄断时,大家都会去竞争,你追我赶,竞赛一样,这样又会促进事物的质变,像二战之前或之后,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相互的竞赛,导致文明社会的进步,相对企业来讲大讲大型公司垄断技术,相对国家来讲垄断的是整个社会意识,体制,经济,打破垄断更能促进社会上的发展,政府能够影响供求关系的引导走向,房价也是有供求关系。政府干预影响着房价上涨,下跌,只要找对方向,自然也就形成一种历史规律。

 

日本产过剩相对而言的产能不过剩(房价上涨和房价下跌的关系一样的),当产能不过剩最好的时候也就是过剩的开始了,因为社会总购买力不足,人才培肓不够,导致产能过剩。影响产能不过剩的是政府干预和市场自由化,使结果产能不过剩,日本政府对整了国家干预淘汰了相关的房地产产业,最終达到日本经济上升,使日本整个产业升级达到不过剩。对于日本来说第二次产业升级与1990年经济大萧条是日本90年代中最重要的经济事件,房地产的下跌影响是深远多方面的決定性,产能过剩和产能不过剩之间又是带有矛盾性的,但产能不过剩促进了工业的发展,日本在工业通过得复兴到升级1990年时许多工业部门,倾向科学科技(如机器制造,电子工业,化工这就是质变或发展),但由1990年日本作出挤压房市泡沫时期科学技术的快速发展延续强化了自大萧条时期的开始,科学发展走势,并使许多科学家,工程师,政府官员及民众产生了将会持续了科学创新的长期预期(相当于房价下跌促进人才流入工业),再由工业,社会的利润,促使社会,学校,培养人才,同样1990年后个人收入的可观增长的预期极生活质量的持续提升(购买力上升),到现在的1990年金融危机后的5-10后(相对而言产能过剩的化解,房价上涨),房市的矛盾是日本经济严重破坏自己的金融体系,在日本在1990年后后享有了空前的经济及政治力量,但日本的强大,是使社会进步了,文明程度更高了,1990年日本金融危机到来,需政府干预(房价上涨到房价下降),日本二战后房价的低价到1990年又是种历史规律,又回到了原点(房价下跌到房价的低价),日本二战后房价的低价到1990年经济循环过程中的循环,1990年同样还是产能过剩时期,日本地价的下跌属于政府干预,也是产能过剩到产能不过剩之间(房价上涨和房价下跌相对的)政府干预,它提早预示了日本政府能够承担的巨大经济责任在1985年的广场协议在为1990房价的下跌和产能过剩做的准备,这也说明了政府干预和市场自由化相结合,引导市场自由化。1990房市的崩盘事件成为转型的巨大主推剂(相当于房价下跌促使人才流入工业)。美国对日本宣战1987年格林斯潘任美联储主席,在他的支持下美元加息官方利润由5,5%-6%的上调,最终清楚日本经济1990房价的下跌是1985年广场协议做的房价下跌做的准备(房地产的下跌应当转变)。

 

1985年广场协议后,日本的政策他们动员了民间资金进入美国国债的投资,是相当大胆而且重要的决策,当时日本面临着资本过剩和预期日本1990年房价的下跌所做的准备,房价下跌必定会导致资金外逃,如果不提前通过美国国债把资金停留在国内,日本1990年后危机还更严重,经济失血还会更多。作为日本当时的政府把大量的资金放在了美元国债上,是日本企业以逃脱不了受制于美元挟持的命运,美国对日本宣战1987年格林斯潘任美联储主席,在他的支持下美元加息官方利润由5,5%-6%的上调也就是美元加息,资金流会美国,必定会给日本资金外逃带来更大的压力,房市危机和1987年美元加息是资本外逃的导火索,美元加息的消息放出是日本房市危机更加恶化,使房市资本逃离房市市场的信心更加坚定。如果日本政策高调的买美国国债,然而买美国国债主要的利益是在于稳定国内日本资本的信心,而不是非要把资金要压在美元国债上,也同样把资本流在国内,因为美元加息导致日本国内企业,国民信心不足对未来的资金回报不足。而美国国债的购买是把日本国内信心来回来了,资产不会贬值,当日本释放一部分而不是大量的美国国债把日本国内信心稳住,用来稳住房市衰败而导致房市资本的外逃。如果能稳住日本国内房市市场信心,在下跌了的房价立马反弹回来的房市,那么也就是实质把房市资本信心实质拉回来了。

 

日本国内房市市场经济人口红利的消失,自然的就在缩小房地产的市场同时也在淘汰了相关房地产相关的一些产业,然而家庭房产的扩大只是在回归正常的房市房产价格,然而依靠政府过度的干预淘汰是强制性的淘汰,而且会淘汰相关房地产产业太多的产业,使经济很难达到房市和淘汰房地产相关产业的平衡,只要房市容量的缩小也就是在淘汰相关的产业。

 

1985年广场协议,美元的贬值日元的升值把日本过剩的资本进一步扩大了,产能过剩也就等同于资本过剩,如果一个国家的经济体系能够消化资本过剩,也就消化了产能过剩,日本通过政府鼓励投资机构购买大量的美元国债,也就是在转移了日本过剩的资本。日本安全着落的房市个人认为:一个会使人房产(个人财产以富裕群体为代表)相对大幅度缩水,房市中的房产资产过剩资本会大量的蒸发了银行贷款导致超发的日元,二要么过剩的资本转移到了保值的货值和实体投资(美元国债或者黄金,股市,工业)三是剩于的房市资本在次循环起来注入在房市循环体制中去。日本过剩的资本选择,是选择注入到到了海外投资工业和美国国债的两个大方向,美国国债卖给日本商人就是把过剩的资本转移到了美元国债上,想通过美元国债把产能过剩转移出去,把在市场上流通超发的日元回归到日本银行,日本没有料想到1985年签订了广场协议过了两年在1987年美元加息使日本把过剩的资本转嫁到美元国债上美梦的破灭和为安全着落的房市做的准备而破灭,美国知道日本一定在为房市房价的下跌做准备,利用日本国民的立场希望降房价的希望和产能过剩的危机来诱导日本签订广场协议,然而1987年的美元加息政策是在为广场协议而准备的,美国当时面对自己的衰退已经想过通过美元加息来使资金回流。而日本房市个人房产的容量大量的囤积了大量的过剩的资本,在1990年房市的下跌也就大量的蒸发了大量的日元,也就是个人房产(以富裕群体为代表)大面积的死亡,房价的下跌换一种角度来思考,因为资产贬值来使过剩的资本蒸发了超发的日元,虽然会造成国民债务的压力,如果购房合同能与银行达成共同契约来为自己减压,缩减房市中家庭房产于个人房产的矛盾,日本在90年代经济转型成功的政策典范,经济转型中必定会面临产能过剩的危机(资本过剩),在日本购买美元国债为房市下跌做的准备,房市下跌必定会导致资本外逃和国内通货膨胀,, ,, , 等等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而美元国债消化了一下资本外逃的资金和通货膨胀的一些危机。 由于房市的发展是银行债务驱动经济,日本已经在释放出来了超发的大量日元,在1984,1988年日本对美国资金投资迅速增加,1984,1985年平均比上年增加了30%~40%,而在1986年增加了一倍,也就是过剩的资本转移到了实体经济。假设日本能够使房市下跌后又立马反弹,在次把过剩的资本注入到房市循环中去,因为日本的人口红利因为消失了,日本的资本大方向分两种一是工业,二是在次房市,再次繁荣的房市日本能过打压住个人房产的发展控制资金的流动方向,使大的资本流入到工业,在由工业的繁荣带动房市繁荣,也就会把房市正常发展驶向正常轨道,如果不去控制个人房产的发展,资金又会大量的流入房市而流入不到工业。

 

责任编辑:济宁网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Www.0537cn.Com 济宁网 版权所有
Top